第38章 大结局-念念不忘
作者:洱冬      更新:2019-01-22 15:25      字数:1817
       叶念慈被季如约扶着下车的时候,就看到路景鹤位于城郊的这栋别墅冒着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   “路景鹤是不是还在里面?”

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不确定……你先别慌,好不好?”季如约说着就吩咐他们家的人去找了。

       可找了整整一圈,他们找到了昏迷的余畅和艾德,偏偏就是没有路景鹤。

       “他人呢?”叶念慈抓着余畅的领子,咬牙切齿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大火烧起的时候路总将昏迷的我推了出来,但我不知道路总有没有出来!”余畅急的快哭了,今天的事情是谁也没有料到的,如果路总有个万一,别说叶念慈不会放过他,他自己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叶念慈抓紧了余畅的领子,恨不得捏死他,“你是他的特别助理,他在哪里你能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跟我说他去洛杉矶了吗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他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早上,叶念慈在挂了余畅的电话后就接到了方清澜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两人在医院对面的茶馆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在见面前,叶念慈就联系了季如约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在方清澜绑架她的时候,她顺从了这一切的安排……只为将方家和方清澜的罪行翻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但她没想到,方清澜和方裕民视频的时候,他在方裕民那边看到了路景鹤。

       瞬间,被人欺骗的愤怒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可就在此时,方清澜愤怒的踩了ipad,并且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之后,季如约带着家里的人冲了进来,将她救了下来,可是她没有想到,她赶到城郊的时候,却连路景鹤的尸体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消防队的人很快赶了过来,但最后在清点尸体的时候少了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叶念慈心里蓦地一松。

       只要尸体还没有找到,就还有活着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从城郊回来,叶念慈大病了一场,吴霜听到后要从洛城赶回来,但被叶念慈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她知道,自己这是心病,再没有找到路景鹤之前,怕是好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半个月后,方家的案子终于结了。

       别墅的大火烧光了所有的证据,也因为有许家还有季家暗中大点,这场枪战最后以火灾定案。

       方氏涉嫌行贿,偷税等罪行,公司被封。

       而方清澜在关进拘留所之后自杀。

       一时间,方家倒台,圈内哗然,但大家最关注的还是路景鹤的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叶念慈出院这天,许成安来接她。

       送她回兰苑的路上,许成安突然问,“我是不是没有可能了?”

       叶念慈一怔,最后还是回了一句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如果路景鹤好好的,她或许还会答应许成安。

       可现在路景鹤生死不明,她便不能心安……更不会选择和另一个人共度余生。

       许成安苦笑一声,“他说你耳根子软,只要你答应了,便不会反悔……可这么多年,你从来没有答应过我,所以,你只对他耳根子软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说的?”叶念慈沉默了几秒,问。

       “就出事的前一天晚上。”许成安说,“其实,他是爱你的,走之前,他叫我好好保护你,免得你被方家人伤害!”

       路景鹤选择放手,也仅仅是怕叶念慈会因为他而遭遇危险,而不是什么劳什子的拱手让人。

       叶念慈想问许成安,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太告诉她。

       但转念一想,这种话对许成安而言太残忍,路景鹤如果存心躲他,那便如她之前一样,一定去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,天大地大,她要去哪里找。

       或许是因为许成安的这番话,叶念慈原本急切找人的心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年底的时候,吴霜叫叶念慈回去过年。

       回去的那天正好是小年,天空飘着雪子……她乘着乌篷船回家,却在下船的时候看到了一本素描本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叶念慈拿起那本素描本,四处张望,便听到船家说,“哦,这是姑苏里一个客人落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路景鹤刚回到姑苏里便发现自己的素描本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折身出门,却和迎面而来的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叶念慈盯着眼前的人,眼眶迅速的泛红,尤其当她看到路景鹤刻意将右手藏起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“藏什么藏,我都看见了!”她把手中的素描本砸在了路景鹤的怀里,一把抓住了路景鹤的右手。

       绵软无力,赤红的疤痕遍布手背。

       怪不得素描本上的人都那么的怪异……原来,这个人的右手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路景鹤,你既然要躲,为什么要故意让我找到你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路景鹤抬眸看到叶念慈的眼泪,笨拙的闭上了嘴巴,“念念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路景鹤,你他妈王八蛋,你……”叶念慈说着,胃里突然一阵翻滚,呕吐感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念念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混蛋骗子,你闭嘴吧你……”叶念慈瞪了一眼路景鹤,从口袋里掏出一团纸疙瘩砸在了路景鹤的身上,然后像女王一样的大步走进了凤回里。

       路景鹤打开纸团,看着上面的“孕早期”几个字,像是被幸福砸晕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念念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傻了,还不进来……吹冷风腿不疼啊!”

       当初她以为自己的子宫被切除了,但后来许望年说他尝试了一种新的技术,保住了叶念慈的子宫,只是切除了一侧的输卵管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别怕你所遭受的苦,因为老天爷会给你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《完!》